昭白。想了想就不攒图吧,反正过了今天最近都没时间摸鱼了…

或许是二舅公串戏人义以及这几天匿名王者的原因,迷之想回这个墙……然而还是好冷【然而真的贼好嗑啊这一对!!

是说白起的匿名我也抽不到……我自杀算了抽不到想要的人活下去还有意义吗?!?!


忙到吐了终于有时间摸点鱼……还是瞎眼慎入

P1.幻想刚毕业的候局…那个时候流行戴蛤蟆镜好像????

P2.幻想各年龄的海,在学校/面对坏朋友/面对好朋友……手当然是候局的XD

唉我每次以为自己要爬墙就……这是诅咒吗!!

下周一要考科目二了,开个点文大家来玩,顺便祝我考试顺利!!!!

只要是我爬过的墙头都可以点试试,带具体的梗,我很混乱邪恶的👻👻👻不会车,短篇一发完,抽2个来写,这次绝对不鸽,鸽了我就不是咸水鱼!!!【咦什么】

可能会写的慢1点就是……

粤语歌有想让人疯狂码字剪MV(洒狗血)的神奇力量……

顺便爬一爬墙。
小英雄真好看,我为什么没有早点看……相泽老师和小胜都是好文明【虎鲸鼓掌.gif】

我觉得我现在很良心的就是,爬墙之前都会先打招呼……所以不要在我爬墙后催以前的旧坑了,我唯一的本命只有头像这一位,其他的会不会重新爱上都是缘分,只有天知道【

写个小片段换换心情,时间线混乱


OOC,第一次写老年人……没把握……我挺混乱邪恶的【【【


李达康看着祁同伟扔了护目镜向他走来。


白衬衫,黑长裤,手里拿了一把他叫不上名字的手枪,肌肉的轮廓在合体的衣服下若隐若现。


“李书记,有何贵干?”


他脱了黑色的射击手套,一只手叉腰,另一只手去拿矿泉水瓶子——这一幕被李达康捕捉,很久以后依然印在脑子里。


“您应该正在和高老师开会才对,怎么有心情到我这儿来了?”


“省里临时改主意了,我到你这儿来也是公事公办。”


“那您还真是心急,市委离这儿有好几十公里吧,李书记天天来回跑,吃得消吗?”...

把最近瞎涂乱画的东西放一放,伤眼慎入

P1.社会你康哥,开吉普唱歌【】

P2.沙李配【汉东大森林paro】

P3.陈海的黑高领人妻力,我好爱他……为什么这么爱他!温柔的叔完全无法抵抗,呃啊……!!!!!!!

认清现实,我是抽不到陈海的。
【死亡躺倒。】

文风改变的1次短打试水

参考原著,陈海没有醒来,最后宣告死亡

↑但这个故事并不是很丧,以我的标准来说。

陈海死后的半年,离祁同伟自杀大概三个月的时间,他终于回到了北京,在大风大浪之后,暂且得以一个地方栖身休息。

他记不很清陈海死亡的具体日期了。到祁同伟倒下之前,侯亮平对陈海的死都是朦朦胧胧的,仿佛他并没有出什么事,只是依旧躺在那里,说不清道不明是生是死,全靠别人给他吊起来的一口气支撑着。

那口气同时也在支撑着侯亮平。

医院来的人说他死了,他听到消息时眼泪都没落一滴,因为他不信,他强迫自己不去相信。而等到一切尘埃落定时,那口气终于松了下来,他毫无征兆地病了一场,连省委的表彰都没参加,...

祁海,汉东大学,二十年前。

这大冷西皮就叫,车祸组吧……

书里写候局和祁哥为了学生会主席争执,海来劝架,结果最后他当了……笑爆

政法三杰排列组合我都很吃的其实,而且仔细想,这二位才是我的一贯口味【对不起候局我可能要叛变。。】

elub是条好虎鲸

微博:elub虎鲸 欢迎来找我玩呀!
堆点冷门墙头产物。爬墙飞快,弃坑如风过无痕,不催更我们都是好伙伴。

© elub是条好虎鲸 / Powered by LOFTER